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界

娱乐

旗下栏目: 健康 教育 娱乐 宗教

童蕾以女性视角演活长征精神

来源:中访网 发布时间:2016-10-25

  外形温婉柔美的童蕾拍了不少抗战剧,多年前搭档李幼斌主演的那部《亮剑》更是她的代表作。结婚生女低调复出的她依旧对战争剧情有独钟,光是今年就有《宜昌保卫战》和《我和妈妈的长征》两部电视剧登上荧屏。其中《我和妈妈的长征》眼下更在多个频道热播。

  近日接受独家专访时,童蕾坦言,拍摄《我和妈妈的长征》的经历尤为艰苦,但这部作品从女性和孩子的视角去讲述故事,相较以往很多长征题材的作品更有特点和新意。

  故事采用女性和孩子视角

  《我和妈妈的长征》由潘越执导,童蕾、张桐、李成儒、李妮妮等主演,其中童蕾和张桐早在2004年拍摄《亮剑》时就有合作,此次时隔十余年再度联手饰演革命战友。

  该剧讲述的是革命遗孤小龙被我地下党人徐广轩的妻子水葱(童蕾饰)收养,水葱带领女儿灵豆儿(李妮妮饰)寻找丈夫徐广轩的故事。剧情惊心动魄又不乏感人场面,水葱善良、伟大的牺牲精神时刻感染着孩子小龙,使得他最终成长为一名坚定的共产党员。在通往长征途中母女俩凭借机智勇敢,一路同敌人斗智斗勇,多次化险为夷,最终与红军胜利会师。

  从小就在课本上了解过长征那段历史的童蕾,一直对长征有着很深的情怀,“我们从小学习的课本上都有提过红军过草地、吃树皮什么的,当时就深受触动。”而在那么多长征题材的作品中,《我和妈妈的长征》以独特的视角打动了童蕾,“这部剧是从女性和孩子的视角去讲述长征的这个故事,就比以往的更有特点和新意,可以让大家从不同的侧面去感受当下的一个环境。”

  拍戏时发臭的泥往身上涂

  外形温婉柔美的童蕾在这部剧中彻底颠覆形象,不仅经常满脸黑灰,还时常在水田淤泥里奔跑,但她在拍摄之前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的确很苦,我每天都是灰头土脸的,脚在水田里浸着时常会肿胀。而且拍摄的时候天气比较寒冷,还有很多走沼泽和外景的戏,再加上和孩子的戏比较多,整个拍下来真的很累。”

  让童蕾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拍摄过沼泽的戏,“为了不破坏庄稼地,我们只能选择到人家废弃的田里头去拍。因为那个稻田很久不用了嘛,里边的水、泥都已经臭了,当你踩进去臭味就更加明显,还要把发臭的泥往身上、脸上涂。我记得当时小朋友被臭得很恶心,然后就在那里哭。但是为了拍摄,大家只能够去忍受坚持着拍。”

  不过,童蕾也坦言很正常,“虽然我也喜欢干干净净的自己,但是不同的剧就要有不同的形象,不同的形象就有不同的妆容,我觉得很正常,再说可以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我也慢慢体会到了当年父辈们的辛酸苦楚。希望播出后可以让孩子们学到长征精神,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

  主旋律剧需要更接地气

  现在的很多主旋律作品往往很难吸引年轻观众的目光,不少抗战剧更被称为“雷剧”。作为“抗战剧专业户”,童蕾颇有感触,也希望这部《我和妈妈的长征》能改变大家的印象,“现在一旦讲到主旋律大家都会很排斥,因为主旋律的剧往往代表高大全,好像就不说人话,然后剧情虚假。我们这部戏主要是讲长征路上一个妈妈带着孩子去寻找她的丈夫,然后去完成一些本不属于她的任务。其实有很多人性的桥段:比如我剧中的孩子走丢了,一个母亲的痛苦、挣扎、去寻找孩子。其实我感觉这部戏有点像一部苦情剧,就是长征路上的苦情剧。”

  在童蕾看来,让抗战剧更接地气才能让观众接受和认可,“以前大家都看惯了高大全的,完全是神话式的一些英雄人物,但像《亮剑》里李幼斌演的李云龙就是一个很接地气的英雄,他会有很多缺点和坏习惯,以及很多另类的东西,但不可否认还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我觉得塑造比较完整丰满,有优点、有缺点的人物,是做好一部抗战剧的关键。”

  想多尝试正能量角色

  谁都知道拍摄战争剧艰苦,但童蕾却总是迎难而上,因为她觉得大家比较喜欢她演这样的作品,“我也希望把好的作品拍给大家看,其实我本身没有局限说一定要拍什么类型的,只要是好作品我都喜欢,不管多苦多累我都不怕。”

  对于各种霸屏的IP剧,童蕾也持开放态度,但有着自己的选择标准,“我不排斥大IP戏,我觉得大家喜欢的肯定还是有它的价值。因为作为演员,你拍戏还是希望老百姓看,如果人家不看,你觉得再好的戏,曲高和寡也没有实际意义。但有些戏像玄幻剧、仙剑剧,可能我觉得不适合自己,也没什么演头。还是让年轻人,那些大学刚毕业的朋友们多点尝试的机会,我自己还是希望接一些有深度的,会有一定价值观的,传递一些正能量的角色。”

  长征精神影响着我们

  童蕾:我觉得长征精神是一种艰苦卓绝甚至有点违背人性的精神,它对人的耐力毅力以及对求生的欲望,对所信仰主义的追求都是最崇高的一个境界。他们当时所能做到的了不起的事情是我们这代人做不到的,但是又很庆幸不用去做到,因为战争本身是残酷的,我们现在和平的生活是来之不易的,一定要好好珍惜。(记者 杜迈南)

责任编辑:珠穆朗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