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界

视野

旗下栏目: 视野 国内 文化 公益

惠迪吉“幸福家庭”故事一:我们约好 走哪爱哪

来源:微公益 发布时间:2019-02-12

  幸福家庭故事(一) 我们约好 走哪爱哪

  知晓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孙新兰意象对话特聘高级讲师,惠迪吉“爱的共振腔”项目心理专家,《小艺的故事》B角志愿者演员,金华润心心理咨询中心主任。

  2014年8月报名成为爱行天使志愿者;

  自2015年7月至今参加在贵州湄潭、广西龙州、陕西三原、湖北孝感、浙江兰溪、河南洛阳、山西吕梁、江西赣州、安徽凤阳、宁夏隆德、西藏江孜等地开展的惠迪吉关爱留守儿童“爱的共振腔”建设项目;

  2018年3月起成为“爱生爱、美生美”互动体验心理剧《小艺的故事》B版志愿者演员,演出多场。

  我们约好,走哪爱哪

  2018年的春节前夕,我们全家一起去了赣州合家欢(惠迪吉定向江西赣州关爱留守儿童“爱的共振腔”建设活动之一,知晓的丈夫林杰女儿青黛,都是爱行天使志愿者,一起参加了这场活动。),也被那些孩子们很深的爱到,很深的启迪,接下来就有很多美好的发生。当我看着老公林杰在场域中那样去流动爱的时候,看着他不断地流泪,不断地去爱,不断地被触动,不断地流动,心里会有一个特别感动,特别幸福的感觉。

  然后我们一家回家的路上,就约好这个春节我们要走哪爱哪。到家的第一个晚上也没有马上回家,我们跟丹青、立心(金华的两位爱行天使)三个家庭聚会,首先爱到我们的家人。这是一个特别美好的“走哪爱哪”的开始,看着丹青、立心都和她们的另一半相互内心被触动,那份感动和喜悦,我们也特别的被滋养,也给了我们走哪爱哪的信心。

  可能是为了呼应这个渴望,一切的发生也很神奇。本来我们每一年过年都去龙泉陪(女儿青黛的)奶奶和爷爷一起过年,今年因为家里有一些事情,林杰的弟弟说你们过完年再回来,于是我们就在自己家里过年。做了这个决定以后,才发现我已经十五年没在家陪爸爸妈妈过年了。

  当把这个消息跟我爸我妈讲的时候,爸爸妈妈那种开心,那种喜悦,很深的触动我。十五年,对我们没回去过年,爸爸妈妈从来没有二话,而我也好像把这个当成理所应当,从来没有用心体会过爸爸妈妈自己过年那种冷清、那种孤单,而这么多年他们没有任何抱怨,支持我们回龙泉过年。这是多深的爱,爸爸妈妈那么深的爱在那里,而这么多年被我忽略了。

  我决定包揽所有的年夜饭,今年的年夜饭就是我跟青黛两个人完成的。青黛第一次下厨,做得非常好。我这几年特别忙,好像也很久没有正儿八经做菜、做饭。今年的年夜饭就特意花心思,选了一些菜谱,是爸爸妈妈平时不太会去做的那些菜,我们很精心的准备,也做得特别顺利,好像菜的味道也特别好,各方面都很好,好像在爱中自然发生,好像我从来没有中断过掌勺的过程。爸爸妈妈也说这是这么多年来可以完全放手的年夜饭,特别幸福。

  第二天我们去老家上坟,回到老家的农村。我有一个很强烈的渴望,要用我们做留守儿童团辅或者家访的生命状态,那样深的心,去到我每一个亲人家。

  在这样一个状态中我到了叔叔家,去重新感受叔叔、堂哥、婶婶还有小侄子,他们的生命。当我这么来重新看的时候,我好像看到那一个个生命都是那么鲜活,尤其是小侄儿刚满15岁,那个眼神特别的明亮,跟他念廖志祥先生的诗咒《相即》、《本愿》,他的触动,他的领悟,都是那么的美好而纯粹,一种性灵没有被遮蔽的美,就呈现在面前了。

  接着,我们到我的爷爷奶奶和太公、太婆的坟前。先来到爷爷奶奶的坟前,带动小侄儿我们一起念《相即》,很深的心来念,最后就跟爷爷奶奶说“爷爷奶奶我们爱你们。”我感觉到我的爱流淌出来,我的泪也流淌出来。事实上这样大声的流动爱,已经给爸爸、叔叔、堂哥的心里留下很深的振动,所以当我们来到太公、太婆坟前的时候,念完《相即》,我说我们一起来大声的喊“我们爱你们!”“历代的祖先,我们爱你们!”我爸爸就很强烈的呼应,我们全家就一起对着历代的祖先,很深很深的喊出来。我喊了很多遍,一边喊、一边感动、一边流泪。

  这是第一次,感觉到真正家族的爱,那个连结在生命里慢慢的有根了。

  回到叔叔家吃完饭后,我推动小侄子负起责任来爱他的爸爸妈妈(我的堂哥、堂嫂),也去爱我叔叔、婶婶,就是他的爷爷奶奶。当我堂哥跟我叔叔面对的时候,他们父子二人多年阻塞的感觉,叔叔很期待的眼神,堂哥生命的渴望,都是我从前没有看到的。那天跟堂哥聊了好久,他的生活就是一个农民,有点手艺,做的是油漆,而我以前一直是隔着他们,从没有跟他们这么深的来交流。当我这么深去贴近他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美,我发现他的性灵,他的生命的渴望就在那里。堂哥的心还很敏感,当我看到他话语背后的这颗心,就看到这个灵魂的珍贵,很感动。这个爱的流动一直流下来,当我的叔叔抱着我的爸爸大声的说“哥哥,我爱你。”爸爸回应“我爱你。”在我的生命里,在我的血液中,很多的变化在发生。

  以前我曾经觉得,我跟我的亲人之间始终隔着一层,大师兄曾经问我隔着的是什么。我感觉,流动爱的时候,那层隔着的在消融。

  那天回到家,爸爸吩咐我:“你以后要更爱堂哥,经常要看看他,他的命运很苦难,经历了很多,从小没有妈妈,一直很辛苦。”我体会到爸爸对家族对亲人深切的爱。后来爸爸跟我分享了很多家族祖辈的故事,这是他从来没有跟我分享过的祖先的各种故事,很远的祖先,或者是近的祖先,包括他说到在太平天国的时代我爸爸的太公有好几个兄弟一起去反抗,一起在祠堂血流成河。我很深的体会到来自家族的、维护家乡的、彪悍的生命的能量,就在整个家族里一直承袭下来。

  年初二那天我们还去了我二姑家,那天有我叔叔,二姑,还有我大姑姑家的表哥,十多个人坐在一起。从前这些亲人在一起可能就是吃饭,听他们说说话。但是那天静静的坐在那个地方,我看到了在我爸爸的家族中古老的、原始的生命的热情,生命的表达很多时候是简单的、直接的,很饱满、很直接、很单纯,有时候情绪来的时候也是这么单纯、直接的。我发觉这个生命能量一脉相承,它也在我的生命里。而在此之前,很多年里,我一直是拒绝看的,曾经我认为这种“简单”、“粗暴”是不好的。

  所以当我这么深的心,重新发现我的亲人,当我这么深的来重新看的时候,我看到亲人之间那种相连、相倾,那种血脉。以前,这些是我连同那些否定那些拒绝,一起隔离掉的。所以这一刻,就在这个爱的流动中,隔离在消融。爱着,爱着,我真正的感受到家族中的爱流淌在我的生命里。我从未这样来了解过我的亲人,亦从未真正认识他们,而此刻,我听到血脉中奔腾的声音,我知道,那是灵魂在歌唱。

  那天也到了我的外婆家,外公、外婆都已经去世了,只有小舅舅还在,加上我大姨妈的儿子和我大舅舅的一家,四个家庭碰到一起,我们就一起给外公、外婆、太公、太婆上坟。一个很美很美的山坳里,春天的时候一层层的绿叶,那个野花,那个鸟鸣,就是一个特别美的山坳,觉得那种气息很像我外公的特质,一个很有才华、很有艺术特质的秀才。

  我们四家人一起来念《相即》,哥哥们他们也没有念过,但是也会跟随。念完以后,我们一起来行古圣君子相即之礼,感受着外公、外婆和太公、太婆,是那么的美。

  回到我小舅舅家里,他年前刚刚做完一个肠部的手术,是恶性的肿瘤,不过发现的早,他康复的很好。我们带着与祖辈相即这样美好的状态重新来到小舅舅家,他也就显得特别喜悦,我们一起留下了一张非常珍贵的合照,背景就是我外公、外婆大幅的古装画像,几家人也没有按照拍合照通常的排列方式,只是一种随意的方式来拍,却是特别和美。

  就在这两天的时间里,爸爸的家族、妈妈的家族,祖灵都汇流了。我在体会的时候,好像在我的血液里有很多的东西在融化,我似乎可以听到它们碎裂的融化的声音,听到汇入我的血液流淌的声音,家族生命的能量在我的生命里化合,心里非常的坦然,非常非常的踏实。

  这个年,好像每天体力上都很辛苦,每天睡得很晚,做很多事情,但是心里又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同时也体会到,上一个春节的时候,我也渴望要来这么做,但当时要去做的时候会有一种无力感,就好像内在有一个反对的力量。那个时候林杰并没有给我支持的力量,当然我的成长也还不够,而这次我要去流动爱的时候,都会发现身边有很强的支持力量,随时在托着我,就是来自于林杰,来自于青黛,爱汇流,跟我的心汇在一起,扑出去的力量,那个扑出去的力量就在成全。我觉得能够这么扑出去爱的巨大的力量,源头就是我们一家人是同心的。

  春节的那几天也特别有意思,林杰每天早上起来念“他走在美中,沉静的前行……”(来自廖志祥先生诗咒《秋水》)然后问“下一句是什么?”然后我们一起来念。大年初二又是“他走在美中,沉静的前行……”每天都是“他走在美中”。因为他在赣州合家欢的时候,大师兄请一个高中男生来感受《秋水》这首诗咒,林杰当时很深很深被触动,他因此爱上这首美的诗,而之前很多年里他对诗歌、文字一直是“无感”的。事实上我看错他了,他生命的美感,被这些留守儿童们开启,启动了。所以每天我们家就在最美的曲调中开场,特别幸福。

  大年初四我们回到龙泉,回到青黛奶奶家。弟弟照顾妈妈这么多年也很辛苦,有时候会有抱怨,妹妹工作又很忙,我们去之前全家做了一个决定,就是在这个春节要把青黛的奶奶接过来,让她在我们家住,我们可以照顾她。但因为之前提过好多次妈妈都不愿意的,所以去之前我们全家是同心做这样一个约定,青黛也决定把自己朝南的房间让出来给奶奶住,我们在去之前也和弟弟妹妹们达成了共识,我们一起同心祈祷,能够把妈妈带过来。

  在准备带妈妈来的过程中,弟弟、妹妹和我们家就同心了,大家的方向一致了,整个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青黛的奶奶已经84岁了,中风过,生活是不能自理的。一路上她睡睡醒来,说我们到哪去?林杰就说“妈妈你猜”,我就说“妈妈,我爱你”,青黛说“奶奶,我爱你”,妈妈就很安心的又睡着了。就是在这个爱中,发现她来了以后,就没有任何的情绪反应,特别的安心,妈妈到家后也很努力的去适应。我们每天在家庭群中汇报新的情况,会感觉到弟弟、妹妹的心贴过来,就感受到当我真的这么负起爱的责任的时候,一个更大可能的空间被打开了。也因为这样一个决定,林杰会有一份很深的感恩,整个家也回应他的感恩。

  这个爱、这个美,就在这个春节里每天在曼衍。我也会很深的体会到自己,那个爱行天使的知晓,那个出去关爱留守儿童、带团辅、家访中的知晓,和生活中的知晓在合一,会感觉这个界限越来越消融,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爱行天使。

  所以也会回归到根源,来感恩今生有幸能够遇见孙老师、遇见廖先生,很感恩有我们这个志愿者团队,可以来跟随,来蜕变我的生命,来成长。我知道生命里还有更大的空间需要打开,我需要一个更深的敬畏,对命运的敬畏,对亲人的敬畏。

  也要很深地感恩林杰、感恩青黛。尤其是青黛,在过年前我们去杭州的医院看婶婶的时候,青黛一去就拉着婶婶的手,看着婶婶的眼睛说:“婶婶,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亲人,我都没有真正的看到婶婶,爱到婶婶。”这句话一说出来,婶婶的眼泪马上出来了,很深的被触动,生命就变得柔软了,青黛就给了她很大的拥抱。真的是让我很赞叹,这是孩子教会我爱的更深更到底。

  还要感恩我的爸爸。他80岁了,很难得在口头上表扬我,但那天,爸爸看到我做家务累了,就对青黛说“你妈妈很累了,你去抱抱妈妈,对妈妈说我爱你。”我就感觉到爸爸其实很深的相信爱,也很有力量。我觉得他感受到了爱行天使在做的价值,我们在爱行天下的荣耀,让他觉得无愧于祖先,我很深的体会到了。

  (幸福家庭系列故事所有知识产权和版权属于上海惠迪吉公益人心理关爱中心,惠迪吉已授权珠穆朗玛网媒体联盟使用,转载请注明)

责任编辑:微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