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藏发展文冠果产业的思考 - 企业 - 微公益网-公益慈善平台
首页 > 企业 >

在西藏发展文冠果产业的思考

发布时间:2021-10-03 12:38:51来源:
马成福 海博

 

 

在西藏发展文冠果,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西藏是重要的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和国家生态文明高地,生态战略地位极为重要。保护好雪域高原生态环境,筑牢重要的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事关中华民族的生存和长远发展,事关西藏长足发展和长治久安大计,事关各族人民群众的切身福祉。

 

 

西藏土地贫瘠,气候严寒,生态脆弱,宜林不宜农。文冠果全身都是宝,系中国特有的乡土油料树种。如果大量推广种植,可破解生态危机和粮油危机,促使生态、经济、社会三大效益和谐健康发展。

 

 

文冠果是西藏生态、景观、油料产业发展的适宜树种。西藏无论是气候、土壤、海拔,还是地貌特征都与文冠果的生物学特性相吻合,是文冠果种植的黄金地带,适宜大规模种植。发展文冠果产业,将增加当地的生物多样性,有力改善生态环境,促进农业生产和经济社会发展,大大增加农民收入,增强粮油供给能力,利于人民身心健康。

 

 

文冠果的传说

 

 

民间相传,文冠果是神树,最早是由僧人引种的。她的寿命长达2000年,千年的古树还能开花结果;她被用来敬佛和点长明灯,能让高僧活佛健康长寿。

 

 

陕西合阳县皇甫庄镇河西坡村1700年文冠果

 

 

文冠果是北方寺庙的专有树种,素有“南有菩提树,北有文冠果”之称。佛门中,菩提树是圣树。因为佛陀是在菩提树下成道的,见菩提树如见佛,礼拜菩提树蔚然成风,流传至今。由于中国北方没有菩提树,佛门弟子就把神奇的文冠果作为“菩提树”。约定俗成,人们也把信仰佛教之心,慈悲、智慧,称为“菩提心”,也就是觉悟之心,把佛教传播的过程称为“菩提路”。

 

 

以前,西藏曾是政、教合一的神权社会,宗教思想意识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罗布林卡在园林布局、花木的选择和配置上,也都渗透了宗教观念的影响,强烈体现了藏传佛教的文化艺术风格。

 

 

罗布林卡的园林布局有许多地方是按照佛经教义安排设计的。据罗布林卡的老花匠介绍,过去为了使措吉颇章的水池成为天堂中香气四散的“甘露水池”,他们在池壁缝中种满了各色牵牛花。水池四周,翠柏围绕,花木林立。池东群植了花色洁白的山定子,池西是花色如霞的山桃林,池南有文冠果,万紫千红,竞相争艳。置身其中,犹如到了佛经中“菩提林立”的极乐世界。

 

 

仓央嘉措与文冠果有着凄美的故事。由于五世达赖喇嘛的宠臣第巴·桑结嘉措隐瞒五世达赖圆寂之事暴露之后,与驻藏蒙军首领拉藏汗发生激烈斗争,六世达赖喇嘛罗桑仁钦仓央嘉措被废黜。1706年,仓央嘉措被大军押往北京,次年走至青海湖时寻机逃脱。他化名阿旺曲扎嘉措,在游历了印度、四川、安多、蒙古诸地十年后,于1716年来到了内蒙古阿拉善弘扬佛法。他热心为百姓祈福治病,很快被当地信众奉为上师,并同阿拉善第二代扎萨克阿宝王爷建立了供施关系。

 

 

承庆寺建立后,在修行弘法的过程中,仓央嘉措看到当地很多老年牧民因为关节炎、高血压等病症十分痛苦,想起西藏喇嘛们都因饮用文冠果茶叶,不仅能缓解和治愈腰腿疼痛的毛病,而且身体健康、精神矍铄。于是,他便把随身带来的一颗文冠果种子,种在了承庆寺西边的土地上。三年后,这棵文冠果树不仅开了花结了果,还在承庆寺以北又引种出了十几棵文冠果,花开富丽,硕果累累,蔚然成林。

 

 

仓央嘉措经常把用枝叶熬制成的膏药、晾制好的树叶、榨取的油脂,分送给患有风湿骨痛和高血压的病人,为他们解除了难熬的病痛。消息不胫而走,从此患有关节炎、腰腿疼和高血压等病的人们,从遥远的地方骑着骆驼来到承庆寺拜谒他,求取文冠果神药。

 

 

虽然历经300多年风雨沧桑,但承庆寺那棵文冠果依然枝繁叶茂,连年果实累累。就这样,仓央嘉措的故事在阿拉善大地广为流传的同时,这些文冠果也成了远近闻名的神树,接受着感恩者的顶礼膜拜。

 

 

内蒙古阿拉善左旗承庆寺300年文冠果

 

 

传说这些文冠果系由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亲手所植。牧民多取其嫩叶熬茶,茶汤色如琥珀,味道清香,据当地群众讲这种茶有清热解毒和延年益寿等功效,因而受到很好地保护。关于神树的传说很多,其中一个故事说,曾有人蓄意锯断了神树的一条树根,结果很快“肇事者”的一个脚趾发生溃烂坏死,“恶人”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从此文冠果神树才得以保存下来。

 

 

蒙古族人对树木的尊崇源于他们对自然与生俱来的敬畏,在他们看来一草一木皆有灵性,他们爱惜身边的花草果树木,因而一些树木被赋予了神性的色彩并受到膜拜。每年春夏之交,当地农牧民群众都会为文冠果神树举行专场祭祀活动,祭祀奠仪仍为隆重。现在,神树已然成为远近闻名的风景,很多人为一睹神树的风采远道而来。

 

 

然而,文冠果的历史比神佛更加悠久!恐龙是非常古老的生物,约1亿4千万年前有了恐龙,恐龙灭绝前即6500万年前有了文冠果,恐龙灭绝6000万年后才有了原始人。

 

 

文冠果全身都是宝

 

 

文冠果(XanthocerassorbifaliaBge)为无患子科文冠果属(单种属),又名文官果、文登果、木瓜、崖木瓜、文登阁、长寿果等,是被子植物繁茂时期的第三纪(约6500万年前)遗留下来的我国北方特有的古老物种,被称为“活化石”。《本草纲目》中称文冠树,又谓“文光果,天仙果”;《救荒本草》名文冠花;《广群芳谱》名文光果;《东北常用中草药手册》名温旦革子、文冠木,性味“甘,平,无毒。”

 

 

文冠果蒙名僧灯(森登)毛道,藏名旃丹、旃檀,佛门弟子尊称为菩提或阿修罗菩提。森登是蒙、藏医传统的药用品种,据文献记载有三种取材,其中檀香样(檀红)森登为文冠果的茎枝。

 

 

文冠果作为藏、蒙医用药,始载于《四部医典》第二部理论药物篇,在以后《蒙医本草》、方剂等有关著作中均有记述。如清·丹僧一普恩斯克《日米德·西勒普仍》(晶珠本草):本品有三种,红色者为“赞丹、森登”,黄金者为“吉日巴、森登”,淡色者为“索玛、森簦”,其中红色者为佳,黄色者次之,淡色者更次之。《蒙药学》中说:“森登——文冠木,味微苦、甘,性凉,清热燥湿,祛瘀生新。治风湿内热,皮肤风湿,疥癣、瘰疬痈肿,瘀血紫紫斑、关节疼痛,布氏杆菌病等。”

 

 

文冠果古称“长寿果”,文冠果茶被称“长寿茶”。传说喝文冠果茶,可养生养心养性。据传佛家、道家、儒家在养生过程中经常服用文冠果茶以养生,故称“养生茶”。长期服用文冠果茶可延年益寿,松柏齐肩。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派出各路使节寻求长生不老之药而得此茶,即封为“御用神茶”。宋高宗皇帝力推文冠果,当时的达官显贵以栽种“文官果”为荣,寓意“文官及第”;他还令胡仔篡集《笤奚渔隐丛》,详细描述文冠果的生长特性和栽培技术。

 

 

唐代药王孙思邈听闻三水县文冠果,特前往三水采摘试药,后记录进《千金翼方》,载文冠果“止下痢,厚肠胃,肥健人。止湿痹,邪气,霍乱大吐,转筋不止。”据现旬邑第界村民讲,世代相传药王采摘的树还在崖边,祖先为了感激药王治病,把那株树称为“药王树”。

 

 

北京八大处的大悲寺始建于元代,原名隐寂寺,寺内有一棵古老的文冠果,清圣祖康熙皇帝每降香时,见文冠果有感而发,御笔写下“大悲寺”,寓文冠果为普度众生之树,大悲大慈之树。他深知文冠果是世上良药,能让族人强身健体,即令族人大量种植文冠果,并撰《广群芳谱》详细记载了文冠果的种植、形态及食用等历代相传。

 

 

明代李时珍著《本草纲目》载:长寿果称“文冠树”,又谓“文光果、天仙果”:“性甘平,无毒,涸黄水与血栓。肉味如栗,益气,润五脏,安神养血生肌,久服轻健,百年不老。树枝煎熬膏药,祛风湿,强筋骨。”

 

 

文冠果,又名“文官果”。明代万历年间京官蒋一葵撰《长安客话》载“文官果肉旋如螺,实初成甘香,久则微苦。昔唐德宗(公元780年~805年在位)幸奉天,民献是果,遂官其人,故名。”这就是“文官果”名称的来历。

 

 

宋高宗(公元1127年)时,胡仔篡集的《笤奚渔隐丛》后集卷三十五记载:上庠录云“贡士举院,其地本广勇故营也,有文冠花一株,花初开白,次绿次绯次紫,故名文冠花。花枯经年,及更为举院,花再生。今栏槛当庭,尤为茂盛。”

 

 

由此得知在宋朝时叫文冠花,而不叫文冠果。概因当时的文官,首穿白袍,次着绿袍,再穿红袍,最大的官才穿紫袍。而文冠花的花之颜色变化,也正如当时文官的袍一样,官越大袍的颜色也逐渐变深,先白次绿次红次紫,故名文冠花。这是“文官果”来历的又一依据。

 

 

人们认为“文冠护院”——文冠果有保佑官运长久的作用,栽植文冠果是一种吉祥树。因此,全国各地的文冠果古树,多为达官显贵所栽。在晋北,农户喜欢把文冠果栽在土窑洞的脑畔上,成熟的文冠果落下来,他们会说“文曲星降临了”,“文官入院了”。文冠果也象征长寿、吉祥,人们喜欢栽种在院子里作为观赏树。

 

 

北京什刹海的后海北岸,有座始建于明成化三年(1467)的龙华寺。康熙五十二年(1713)三月十八日,是康熙帝六十大寿,内外大臣用各种办法祝贺。都察院左都御史揆叙将龙华寺整修一新,在寺内为康熙帝祈求福佑。寺庙修好后,揆叙专门将此事奏报,康熙帝特赐名“瑞应寺”。这年夏天,瑞应寺内种植的文官果长得格外好,而且是果实两两相连,有着青荧的光泽。寺僧将并蒂骈颗文官果送给揆叙,他看后十分惊奇,大臣们也都议论纷纷,说皇上刚刚为这个寺庙题写了额联,瑞象即现,真是“瑞应”。

 

 

一个叫汤右曾的朝臣闻知此事,随即写了《文光果》一诗。康熙帝看到诗中有借文光果赞美祥瑞之意,便御制一首赐和,诗曰:西域滇黔有此种,花从贝梵待春融。龙章瑞应题真境,载笔欣瞻近法宫。内白皮青多果实,丛香叶密待诗公。冰盘光献枫宸所,更喜连连时雨中。康熙帝在诗中表明自己对于瑞象并不看重,真正关心的是“连连时雨”,期盼的是天下风调雨顺。

 

 

据著名作家二月河的《康熙大帝》记载,清宫西暖阁墙角的紫檀木架上的玉盘里,经常摆着几个金黄的文冠果。董妃常饮文冠果茶,常吃文冠果种仁,青春常驻,美若天仙,深得顺治皇帝的宠爱。

 

 

《中国文冠果资源研究开发与实践》(栾森年等编著,中国林业出版社出版),《引言》之一《几千年的应用实践——寺庙僧侣与文冠果油》:千百年来僧侣们在寺庙里点灯,首选的是文冠果油,运用这种油点灯,它没有烟雾,没有异样的气味。在没有电灯的年代里,僧侣们运用文冠果油点灯,它可以保护寺庙,保护千百年来留下的文化遗产,使这些建筑和文物不受有害气体的熏蚀。有条件的寺庙,少数的僧人,还食用文冠果油,食用这种油,对他们的健康长寿有重要作用。有些出家人,把文冠果油定为“佛油”。

 

 

《引言》之二《中美关系的历史记述——尼克松总统食用文冠果油》:尼克松访华期间,当他品尝用文冠果油炒制的一盘盘美味佳肴时赞不绝口,并询问了我国文冠果的公布状况和文冠果油开发应用情况。时隔30余载,尼克松食用文冠果油,是尼克松1972年访华生活中最重要的历史记述,成为他访华饮食生活的精彩一幕。

 

 

《引言》之三《中医世家祖传秘方——运用文冠果治病救人》:池松泉是内蒙古自治区乌兰浩特地区远近闻名的老中医,他有六代行医经验,他应用文冠果的叶、根、茎、种子、种壳、种皮和文冠果油治病救人,疗效明显,医术传遍内蒙古、吉林、山西等北方地区。

 

 

《引言》之四《从古至今的信仰及习俗-—文曲星降临,送来吉祥宝贵的祝福》:文冠果在陕北一带广大农民心目中,它是吉祥的象征,是富贵的象征,当地一些农户在自家院子里栽种文冠果,以示吉祥,延安的一些农户的窑洞顶上有和长满了文冠果,文冠果结果并成熟了,落在院子中,当地农民说“文曲星降临了”,给整个家庭带来了万福。一些农户在自家院子里栽文冠果,一是为了绿化、美化,二是这一树种有药用价值,从古至今,沿用土办法,运用它止血、消炎、利尿、治风湿等病。

 

 

《引言》之五《文冠果树——地域灵性的象征》:在清朝中后期,中原和山东的某些地区,文冠果有少量的种植,植树的缘由是文冠果树是一种“灵性”的树种,它能给一个家庭、一个地域带来“灵性”。

 

 

《引言》之六《文冠果——能源树种、油料树种、药用树种、食用树种、生态树种》:文冠果现已被国家确定为林木生物质能源建设的重要树种之一;文冠果油是一种人们食用的高档木本植物油;文冠果的花、枝、茎、叶、油、果壳能治疗多种疾病;文冠果树形优美、花色艳丽,是环境绿化、美化的优良树种。

 

 

文冠果具有抗旱节水喜光固沙、耐瘠薄等特性,根系入土深,主根发达,萌蘖能力强,生长速度快,属水土保持先锋树种。它是我国珍稀乡土树种,既有非常好的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还有特别好的绿化和美化效果,是目前我国最有特色的造林树种和绿化树种,也是最有经济价值和发展前景的特色林果产业。

 

 

文冠果对土壤适应性很强,平原、沟壑、丘陵、黄土地和岩石裸露地上都能生长,耐盐碱,在撂荒地、沙荒地都能生长。一年生苗主根深1米以上,在土壤疏松的地方根深可达10~20米,能够吸收土壤深层水分。文冠果抗寒抗高温能力强,在气温+-44℃都能安全度过。抗旱能力很强,在年降水量仅100毫米的沙漠戈壁地区也有散生野生树木。

 

 

文冠果全身都是宝,被尊称为中华第一果。它具有非常高的食用价值、药用价值、观赏价值和生态价值,是树木中的国宝,园林中的奇葩。它是我国特有的优良木本油料树种,又是珍贵的旅游观赏植物,也是优良的木材树种、水土保持树种和常用保健中药材。

 

 

中国科学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王力华研究员在《文冠果的食用和药用价值》论文中介绍:文冠果油属半干性油,不饱和脂肪酸高达94%,多数为人体必需油脂(不能自身合成),易于人体吸收消化,有降胆固醇、软化血管的作用,有减少脱发和发生皮肤病的作用。文冠果有抗炎、改善心血管、抗病毒、抗癌、抗艾滋病(HIV)活性等功效;对风湿性关节炎、消肿止痛、皮肤风热症、遗尿症、老年痴呆、肝炎、中毒性肝损伤等有一定的疗效;可降低胆固醇、降血脂;对6种癌细胞(乳腺癌、前列腺癌、胃癌、肝癌、宫颈癌、白血病)有高抑制活性的作用。文冠果的种仁提取物文冠果皂苷是非常重要的改善脑功能的药物。

 

 

文冠果种子含油率40%,种仁含油率66.8%。文冠果油是高级药、食兼用油,是植物油中的极品,品质比橄榄油和油用牡丹油都要好。文冠果油不饱和脂肪酸高达94%,不饱和脂肪酸可调整人体的各种机能,排除人体内多余的“垃圾”。文冠果油多数为人体必需油脂,易于人体吸收消化,有降胆固醇、软化血管的作用,可降低胆固醇、可降血脂。

 

 

文冠果油富含大脑黄金神经酸(2%~5%),是心脑和神经系统健康的主要元素。神经酸是各国科学家公认的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修复疏通受损大脑神经通路——神经纤维,并促进神经细胞再生的双效神奇物质。神经酸是大脑神经纤维和神经细胞的核心天然成分,被誉为大脑黄金和神经再生素,它的发现为战胜大脑和神经方面的重大疾病增添了新的锐器。神经酸的缺乏将会引起脑中风后遗症、老年痴呆、脑瘫、脑萎缩、脑梗、记忆力减退、失眠、抑郁、焦虑和精神病等脑部疾病,甚至可引起脑部衰竭死亡。但人体自身又很难生成神经酸,只能靠体外摄取来补充。

 

 

文冠果神经酸油,是给大脑加的油。西北文冠果基地生产的文冠果油含有3-3.7%的神经酸,能补充大脑营养,修复大脑创伤,利于婴幼儿大脑发育,可增强记忆,延缓衰老,预防和治疗老年痴呆,被科学家称为“脑黄金”。文冠果神经酸油还可以有效补脑、健脑、养脑、促进脑细胞再生、激活停止生长发育的脑细胞重新生长发育,对于中老年人、孕妇、儿童,科学家、作家、教师等脑力工作者来说,是最佳脑部保健营养品,也是广大脑萎缩、脑瘫、脑中风、脑梗阻、癫痫患者、帕金森综合症患者、糖尿病患者、高血压患者、神经疾病和心脑血管疾病、亚健康人群等最大的养生保健之福音。

 

 

现代药理研究证明:文冠果叶中含有黄酮和杨梅树皮苷,有杀菌、稳定毛细血管、止血、降低胆固醇、清除血脂、调节血压的作用,还能够有效预防和缓解中风、偏瘫、脑卒中、冠心病等心脑血管疾病;文冠果叶中含有的文冠果皂苷,具有较强的抗癌活性,还可以激活脑细胞,增强学习和记忆能力;文冠果花中含有茯苓苷、白蜡树皮苷和七叶苷,具有解热、安眠、抗痉挛等作用,能够有效调节生物钟、改善睡眠、抑制肿瘤生长。

 

 

现代医学证明:文冠果叶主要成分有皂苷、黄酮、多酚、鞣质、小肽等活性生物成分,其强力的抗氧化、杀菌、消炎作用可直达痛风病灶,有效改变人体肾脏功能紊乱,阻止蛋白营养的重复吸收,促进膀胱蠕动功能,增加排尿量,使大量的尿素(尿酸钠盐)通过尿液排出体外,从而由源头上根治痛风顽疾。

 

 

文冠果叶中富含黄酮、萜类、甾体、香豆素等药用成分,并分离得到杨梅树皮苷、榭皮素-3-O-鼠李糖苷、芦丁、7-羟基香豆素等药用成分。专家认为,文冠果叶中的活性物质较多,其中文冠果皂苷、杨梅树皮苷、甾醇等物质对人的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的病都有很明显的疗效。研究发现,文冠果叶具有预防和治疗糖尿病的作用,其中杨梅树皮苷具有抗凝血作用,有降血糖和抗氧化作用,甾醇也有抗糖尿病的作用。

 

 

文冠果叶片含蛋白质19.18%~23%,其含量高于红茶,咖啡因含量接近花茶,且具有消脂功效,当茶饮用可以起到利尿、止血、祛风湿、降低胆固醇、减肥等作用。因此,文冠果茶具有杀菌、消炎、止血、利尿、消食、消脂、抗氧化、抗衰老等功效,可治疗失眠、痛风、肠胃炎、前列腺炎及“降三高”、减肥等功效。

 

 

发展文冠果,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近年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木本油料,大力支持文冠果产业发展,相继出台了《国家林业局关于印发文冠果原料林可持续培育指南和山桐子原料林可持续培育指南的通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木本油料产业发展的意见》《关于扩大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规模的通知》《国家林业局关于加快培育新型林业经营主体的指导意见》《关于科学利用林地资源 促进木本粮油和林下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意见》等优惠政策,《国家储备林树种目录》(2019年版)将文冠果纳入了国家储备林目录。国家粮食和储备局发布了《文冠果油》(LS/T 3265-2019)行业标准,明确将文冠果列为木本油料树种,拉开了文冠果大开发的序幕。

 

 

各省市也争相出台了一些支持文冠果产业发展的优惠政策。西藏要充分把握好这些政策和机遇,努力发展文冠果产业,开创文冠果种植和加工的新局面。

 

 

据《文冠果生物学》载:文冠果在北京、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北、河南、山东、安徽、辽宁、宁夏、甘肃、新疆、四川、西藏、青海、黑龙江等16省、直辖市、自治区均有分布。将江苏、吉林两省加进去为18省(市、区)。

 

 

2020年春天,西藏自治区林木科学研究院从甘肃景泰调运10万棵优质文冠果苗,移栽到阿里和日喀则等地区,成活率高达95%以上。

 

 

西藏是国家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建设好生态、保护好环境,是西藏永续发展的最大资本。文冠果是我国特有珍稀树种,她的生命力非常顽强,能够在沙漠戈壁和冰天雪地里生长,可抵抗北方的干旱和严寒,抵御自然界的一切灾害。文冠果抗逆性强,适应范围广泛,适应能力极强,而且花期较晚,容易躲避晚霜冻害。文冠果一朵花开6天,一树花能开一个月,随开花随结果,这样即使遭遇多次雪霜等冻害,有可能减产,不可能绝收。千年的古树依然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西藏的水地、旱地和荒山、荒坡、荒滩均可种植文冠果。建议把生态林、退耕还林和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等造林项目改种既有生态效益,又有经济效益,还有观赏价值的抗旱树种文冠果,把文冠果作为特色林果产业做大做强。

 

 

攻克文冠果难关

 

 

天老地荒,时光荏苒,6500万年过去了,时间进入21世纪。

 

 

文冠果是一种孤独的树,老百姓都把文冠果称为神树,他们说只有高僧大德之人才能栽活,一般人是无法栽活的。

 

 

野生文冠果在我国北方分布很广,人工栽种的百年古树却极其稀少。她在北京只有三棵,分别在法源寺、大悲寺和故宫。她在甘肃只有两棵,兰州工人文化宫一棵300年的文冠果,两年才开一次花,一次只结二三颗果子;白银市靖远县东湾镇乃家沟有一棵300年的文冠果,当地百姓在树上披红挂彩,树下还有神案供人们烧香许愿,人们把它当作神树来供奉。

 

 

马成福率领西北文冠果基地团队在兰州新区荒山上种活了50万棵文冠果,他又带动白银市三县干旱山区农民种植了50万亩文冠果。从此,文冠果不再孤独寂寞,在甘肃这块贫瘠的大地上开花结果,犹如星星之火一样越烧越旺。

 

 

甘肃景泰县地处黄土高原与腾格里沙漠过渡地带,为河西走廊东端门户。地势呈西南高,东北低,山峦丘陵约占全县面积的3/4,最高海拔3321米,最低海拔1276米。这样的环境造成南方的湿润空气被群山阻挡,北方的冷空气和沙尘暴却南下肆虐。景泰日照强度大,气候干燥,十年九旱,十种九不收。民谚形容:“天上不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山上光溜溜,羊皮不粘草。”在景电工程上水前,这里就是荒滩野岭,土壤沙化,昼夜温差大。当地人说,有时候一天能历四季,有“早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的总结。山区农民说:“这是鸟不拉尿的地方!”

 

 

2021年5月22日,景泰县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遭遇突变极端天气,局地出现冰雹、冻雨、大风降温等灾害性天气,172人参赛,8人受伤,21人遇难,死亡率超过12%。6月9日,景泰县县委书记李作璧跳楼自尽。6月11日,景泰县县长张文玲被免职。如此重大的赛事伤亡极为罕见,成了令世人胆寒的“夺命马拉松”。曾经救下六名参赛选手的牧羊人朱克铭表示“这种恶劣天气挺常见。”

 

 

景泰,极端恶劣天气频发,是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虽然这里不是养人的好地方,然而,只有这样的极端恶劣天气才能培育出高品质的种苗,这里培育的文冠果种苗无论移栽到哪里,都能经受得住任何极端天气的考验。

 

 

5月21日至24日,马成福正在鄂尔多斯考察文冠果苗木移栽情况。伊金霍洛旗纳林陶亥镇全和常村胡小平,于4月在一处风口地段种植1万棵文冠果苗木,经过3次霜冻成活率依然高达95%以上。胡小平感慨万千地说:“多年前,鄂尔多斯就想大力发展文冠果,可惜每年种每年死,成活率很差,大家都灰心了。我在网上看到您的知名度高,就大胆选了您的苗子,但每次霜冻我都很担心,刚出的嫩芽都冻掉了,可是很快新芽又出来了,现在长势都很好。我决心与您精诚合作,大力发展文冠果产业,搞好生态绿化,发展社会经济,致富当地百姓。”

 

 

文冠果历来存在移栽成活难和“千花一果”等难题,西北文冠果基地从文冠果的“深根性”和“肉质根”这两个重要特性入手,利用控水育苗、药水泡根、泥浆蘸根和塑料包根等措施,解决了移栽成活难题;西北文冠果基地自2000年开始,从全国56个地方购买了文冠果种子进行杂交育苗,发现哪一棵挂果早、挂果多就采下来,进行第二代育苗,一直进行了8代共20年时间,才培育出了高产文冠果种苗,从而为文冠果的产业化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马成福是一位关注生态危机和粮油安全的作家,曾经写作了《流血的石羊河》《全球生态危机》《只有和谐是良药》《发展文冠果 绿化大西北》《中国粮油危机》《如何解决13亿人的粮油危机》《大力发展文冠果 保障国家粮油安全》等文章,更是一位生态建设和粮油生产的践行者。

 

 

马成福由于写作《流血的石羊河》,与抗旱节水的文冠果一见钟情,从此矢志不渝研发文冠果20年。他创办了西北文冠果基地,破解了文冠果移栽成活难和“千花一果”等难题,入选全国木本油料“一线工匠”人才库,被业界称为“文冠果杂交之父”和“文冠果产业的拓荒者”,还被聘请为宁夏文冠果总顾问。他不畏艰难,开拓创新,以实践科研和宣传推广为一体,带领干旱山区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把鲜为人知的文冠果,干成了利国利民的新兴产业,被评为“新农村建设带头人”。

 

 

2012年4月19日,甘肃日报报道《景泰文冠果工厂化育苗取得成功》:目前,景泰西北文冠果基地采用太阳能温室无纺布轻基质培育文冠果苗木取得成功,从种子育苗到出圃仅需要3个月时间,具备了大规模生产文冠果苗木的能力。

 

 

2012年7月31日,西北文冠果基地在兰州新区水秦路承包了2542亩荒山造林,立体种植面积大于5000亩。当地农民有一句俗话说:“在山上种活一棵树, 比养活一个娃娃还难。”那里是湿陷性黄土,土话叫“立性土”,老百姓称作“大白土”,挖下去几十米都是尘土飞扬的干土,浇下一窝水一会儿就不见影子了。多年来,当地农民曾经多次植树造林,都没有栽活一棵树。他们都骂马成福是傻作家,说在山上造林就是白花钱。他们不畏险阻,迎难而上,愣是用水车拉自来水,栽活了50万棵文冠果树苗,把原来光秃秃的荒山,变成了蓊蓊郁郁的青山,成了水秦路上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他们无疑成了兰州新区荒山造林的排头兵。当地数百户农民在家门口找到了活路,一方面通过打工挣钱,脱贫致富过上了好日子,另一方面掌握了文冠果种植技术,在自家农田也种起了文冠果,用工少效益高,每年由西北文冠果基地回收籽种,获得了种庄稼十倍的收入。

 

 

2016年6月3日,甘肃日报报道《西北文冠果基地突破“千花一果”难题》:初夏时节,记者走进位于景泰县和兰州新区的西北文冠果基地看到:这里刚定标两年的苗子就开始挂果,三年的果树已经硕果累累,有的果子压弯了枝头。西北文冠果基地已经突破“千花一果”的难关,为文冠果产业化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18年4月20日,甘肃日报报道《马成福和他的文冠果产业》:“移栽成活难”和“千花一果”是制约文冠果产业发展的主要瓶颈。历经18年的潜心研究,他终于破解了这两大难题,为文冠果产业化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移栽成活难’主要是没有重视文冠果的‘深根性’和‘肉质根’这两个重要特性。”马成福采取“抗旱育苗”和谨防根部失水两项措施,打破了“从挖到栽不能超过三天”的禁忌,大大延长了移栽时间,提高了移栽成活率。

 

 

为了培育出高产文冠果种苗,马成福精选全国56个地方的优良品种进行杂交育苗,发现哪一棵苗挂果早、挂果多,就摘下来再次育苗。这样连续选育6代,终于选育出高产文冠果种苗。

 

 

2019年6月19日,农业科技报报道《从生态作家到技术专家 文冠果开启致富路》:早在2011年,靖远县若笠乡的文冠果结果了,如果没有人收购文冠果籽,文冠果也会像其他生态树种一样七死八活,或者像其他地方的文冠果产业一样灰飞烟灭。那个时候还没有榨油产业,但马成福依然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亲自到曹岘村陶正云等农户地里,与农民一起摘果子回收,让农民享受到了丰收的喜悦。而且还向他们承诺:“我们一定会为你们的文冠果产业做宣传的,如果有人收购你们的籽就卖掉,如果没有人收我们就来回收,绝对不会让你们白白辛苦的!”有了他的兜底保障,文冠果种植户越来越多……

 

 

现在,文冠果被当地农民称为一年种,千年收的“铁杆庄稼”。经过马成福及其团队高产选育的文冠果种苗结果早、产量高、效益好,目前已经成为白银市干旱山区最具发展前景的特色林果产业之一,全市种植面积达到了43万多亩。2015年9月,西北文冠果基地被评为甘肃省省级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实践证明,文冠果是精准扶贫和生态扶贫的好树种, 是国土绿化、乡村振兴的好产业。

 

 

6月,马成福入选全国木本油料“一线工匠”人才库,排名第19位。“全国木本油料一线工匠人才库”在全国共征集到183位工匠人才,评审组根据从事工作年限、特殊技能应用、产业成果推广、脱贫攻坚效果、区域内社会反响等综合因素考量,最终选定168名。

 

 

7月,鉴于马成福在文冠果行业扎实的实践技术和超强的理论功底,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及甘肃省职称改革办公室破格评审为农民技师中级职称。

 

 

8月2日,马成福给写信,建议大力发展文冠果产业,解决食用油危机,健康炎黄子孙。

 

 

9月10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正式回信答复马成福:

 

 

马成福同志:文冠果是我国的乡土树种,具有耐干旱、耐瘠薄、花期长、花色艳丽等特点,可以作为城乡绿化树种、景观树种,适合在西北干旱、半干旱地区种植。国家支持西部地区按照适地适树的原则,结合京津风沙源治理、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三北防护林建设等国家重大生态修复工程以及地方林业重点工程种植文冠果,推进大规模国土绿化,并享受相应的补助政策。

 

 

文冠果还是木本油料树种、经济树种。其种仁含油量较高,可以作为食用油和生物柴油的原料。其花、叶、果皮等器官具有开发利用的潜力。国家高度重视文冠果经济价值的开发利用,并予以积极推进。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木本油料产业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4】68号)已经明确将文冠果列为木本油料树种。国家粮食和储备局发布了《文冠果油》(LS/T 3265-2019)行业标准。我局专门成立了文冠果工程研究中心,支持文冠果良种选育、产品开发等科学研究。下一步,我局将协调有关部委继续关注文冠果产业发展中面临的问题,支持文冠果产业健康发展。感谢您对林草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2019年9月10日

 

 

10月28日,中国科学网以《从报告文学作家到文冠果专家——记文冠果杂交之父马成福》为题报道:马成福原来是一位关注生态的报告文学作家,由于写作《流血的石羊河》,与抗旱节水的文冠果一见钟情,从此矢志不渝研发文冠果20年。他创办了西北文冠果基地,破解了文冠果移栽成活难和“千花一果”的难题,被业界称为“文冠果杂交之父”和“文冠果产业的拓荒者”。

 

 

11月,第32届中华大地之光征评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行,马成福获得“新农村建设带头人”的荣誉称号。马成福的成长经历《我为什么钟情文冠果20年》在《大地之光》总第20期杂志上发表。

 

 

11月5日,人民政协网以《文冠果专家马成福20年的成长之路》为题报道:时光似水,生命如歌。他20年如一日,开拓创新,艰苦创业,以实践理论宣传为一体,带领白银市干旱山区农民种植文冠果43万多亩,把鲜为人知的文冠果做成了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新兴产业。不仅如此,他还把文冠果产业扩展到了整个北国大地,甚至还走到了四川、江苏和湖北等南方地区,走出了一条从报告文学作家到文冠果专家的传奇人生。

 

 

文冠果历来存在移栽成活难等难题,在沙漠周边地区种植困难更大。2020年春,在古浪县八步沙,他们试验种植的300棵文冠果成活率达98%。在宁夏中卫市沙坡头,他们与中国科学院沙坡头沙漠研究试验站合作,在沙漠边缘地带种植文冠果600棵,成活率达96%。他们的种苗在宁夏西吉县兴平乡杨百户村旱山地种植1200亩,成活率达95%以上。他们的种苗在红寺堡区大河乡乌沙塘村合作种植300亩,成活率达96%以上。目前,这些文冠果苗木长势良好,将逐年开花结果。

 

 

2020年6月18日,经宁夏中外经济发展合作协会主席常务会议决定,聘任马成福为宁夏文冠果总顾问。马成福表示,宁夏具有发展文冠果产业的有利条件和资源,他将与宁夏人民一起努力,把文冠果产业做大做强,带动干旱山区农民脱贫致富,奋力谱写美丽新宁夏建设新篇章。

 

 

2021年4月20日,人民日报—人民生活新闻记者陈雪霏《文冠果产业的拓荒者马成福》为题报道:马成福由于写作《流血的石羊河》,与抗旱节水的文冠果一见钟情,从此矢志不渝研发文冠果,创办了西北文冠果基地,破解了文冠果移栽成活难和“千花一果”的难题,被业界称为“文冠果杂交之父”。20年来,他以实践理论宣传为一体,带领干旱山区农民发家致富,把鲜为人知的文冠果,干成了朝气蓬勃的新产业,成为文冠果产业的拓荒者。

 

 

5月6日,人民日报—人民生活以《杂交文冠果之父马成福》为题报道:天老地荒,时光荏苒,6500万年过去了,时间进入21世纪。兰州市仅有一棵300年的文冠果,亘古男儿马成福率领西北文冠果基地团队在兰州新区荒山上种活了50万棵文冠果;白银市也仅有一棵300年的文冠果,他又带动白银市三县干旱山区农民种植了50万亩文冠果。从此,文冠果不再孤独寂寞,在甘肃这块贫瘠的大地上开花结果,犹如星星之火一样越烧越旺。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历经20年的艰苦努力,马成福和他创办的西北文冠果基地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人民网、人民日报网、人民日报科技探索、中国农业网、三农网、新浪网、凤凰网、中国农科新闻网、每日甘肃网等媒体重磅报道《文冠果杂交之父马成福》《文冠果产业的拓荒者马成福》;人民政协网报道《从作家到农民》《文冠果专家马成福20年的成长之路》;政商参考报道《马成福和他的文冠果之梦》;中国科学网报道《从报告文学作家到文冠果专家》;今日头条报道《西北文冠果基地破解了文冠果移栽成活难和“千花一果”难题》;健康导报报道《马成福的漫漫文冠果之路》;农业科技报报道《从生态作家到技术专家 文冠果开启致富路》;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报道《文冠果产业的拓荒者马成福》;中国贸易新闻网报道《文冠果专家马成福20年的成长之路》。中央电视台报道《文冠果研发者马成福》;甘肃电视台报道《钟情文冠果 誓把荒山变绿洲》《绿色管理者马成福》;兰州电视台报道《荒山播绿人——马成福》;甘肃日报报道《景泰文冠果工厂化育苗取得成功》《西北文冠果基地突破“千花一果”难题》《马成福和他和文冠果产业》《栽下文冠果 绿起一片山》;每日甘肃网报道《为了西北大地的丰收》;新疆亚欧网报道《西北文冠果基地远赴新疆播撒致富种子》《高产文冠果扎根新疆》《西北文冠果基地硕果累累》;河南科技报报道《关于在河南发展文冠果产业的思考》。

 

 

发展文冠果,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食以油为先。粮油安全关系到人民的生活和社会安定,始终是全人类面临的重大问题。尤其中国是人口大国,粮食安全更是关系国家安危的重中之重。

 

 

国际巨头垄断已成为中国食用油战略安全的现实威胁。目前,世界粮食交易量的80%、中国油脂市场原料与加工及其食用油供应的75%以上,已经被拥有百年历史的四大跨国粮商“ABCD”所控制。跨国粮商在中国97家大型油脂企业中的64家企业参股控股,占总股本的66%。国际巨头凭借资本和历史与经验的优势,已完成对上游原料、期货,中游生产加工、品牌和下游市场渠道与供应的绝对控制权。

 

 

中美贸易战,暴露出断芯和断粮两大危机,实际上断粮比断芯更危险。2017年,中国自产大豆1400万吨,总进口9554万吨。大豆是用来榨油的,说明中国极度缺乏食用油。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2018/2019年度,我国进口食用植物油1 152.7万吨,进口食用油籽9 330.8万吨,国产油料榨油1 202.8万吨,食用油年度消费量为4 002.1万吨。据计算,我国食用油自给率在2017/2018年度为30.9%,2018/2019年度仅为30.1%。不断下降的食用油自给率,使得我国食用油安全问题日益严峻,加上耕地红线的限制,发展木本油料、增加木本食用油供给进而保障粮油安全越来越成为共识。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保健意识不断增强,食用不饱和脂肪含量高的木本油料成为人们预防肥胖症和心脑血管疾病的主要保健措施。因此,近年来,城市居民的食用油正在由大豆油、调和油、色拉油向花生油、茶油逐渐向橄榄油和文冠果油转移。发展木本粮油生产还有利于优化食物结构,提高人民的健康水平。优质木本粮油食品,具有重要营养价值和保健作用。尤其文冠果是我国北方特有的优良木本食用油料树种,生态社会经济三大效益重大。

 

 

我国食用油缺口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依靠种植草本油料,90%以上的食用油是从油菜籽、花生、大豆等油料中榨取的,而草本油料亩产量低,抗灾能力弱,产量不稳,经济效益差,从而影响了农民的种植积极性。目前,我国人多地少的矛盾日益突出,大力发展文冠果等木本油料,不仅可以改变我国食用植物油主要依赖进口的局面,满足人民群众的消费需求,而且还能够腾出更多的耕地种植粮食,有效维护国家粮油安全。

 

 

旱土地种成功了,旱沙地种成功,荒山上也种成功了,以马成福对文冠果20多年的深刻了解,他满怀信心地认为西藏的荒山、荒坡、荒滩、荒原都能种活文冠果。

 

 

如果通过一二十年时间,把西藏的荒山荒坡荒滩变成文冠果林,再加上居民庭院、房前屋后、城镇道路绿化、各类防护林,至少可造数百万亩文冠果林,生产40万吨文冠果油,同时会产出更多的相关副产品。而且在农田遭遇干旱绝收的情况下,文冠果都可以正常生产。那时西藏人民就能吃上文冠果高级保健食用油,过上安全健康幸福的好生活。大力发展文冠果产业,能让大地绿起来,让农民富起来,可破解生态危机、食用油危机,促使生态、经济、社会三大效益和谐健康发展。

 

 

总之,西藏土地贫瘠,气候严寒,生态脆弱,宜林不宜农。造林绿化是改善生态环境的最有效手段,而西藏生态绿化树种当首选文冠果,这对当地经济发展以及彻底改善生态环境具有重大意义。发展文冠果产业是可增加西藏的生物多样性,调整西藏农村产业结构、治理水土流失,也是国土绿化和乡村振兴的必然选择。

 

 

文冠果是朝阳产业,健康产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是实现农民增收的一个重要突破口,可以消除贫困,解决就业难题,促进乡村振兴。文冠果初期产业有育苗、种植,文冠果观光农业,文冠果风景旅游等;加工产业有文冠果酸油、文冠果养生茶、文冠果饮料等;深加工有文冠果制药、神经酸等。大力发展文冠果产业,可破解生态危机、食用油危机,促使生态经济社会三大效益和谐健康发展。

 

 

如果文冠果能够在西藏大力推广种植,建立一个生态安全、山川秀美的西藏就不再是梦想。西藏自然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经济发展落后,发展文冠果产业,有利于改善生态环境,调整农业产业结构,促进农民增收,催生新型绿色新能源产业,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多赢的目标。

 

 

西北文冠果基地的奋斗目标是,发展文冠果,实现中国梦!美化祖国大地,带领广大人民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解决食用油危机,健康炎黄子孙,造福中华民族!

 

 

文冠果象征着中华民族坚韧不拔的意志和自强不息的精神。她历经灾难却坚强不屈、欣欣向荣,凝聚着中华民族顽强拼搏的精神和文化。她是美化北国大地的希望,她是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力量,她是解决食用油危机的源泉,她是健康炎黄子孙的母乳,她是造福中华民族的神树,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宝。


(责编: admin)

我站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不存在盈利性目的,此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及数据)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