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界

纪实

旗下栏目: 环保 展览 纪实 艺术

谢文淦:父母在,自己永远是孩子

来源:微公益 发布时间:2019-10-29

  不经意间,已到了农历十月初二,母亲已经过逝14周年,至今想起来便觉一阵心痛。心中依然觉着父母还在,以往之事犹如昨日发生。

  这两日忙里偷闲去了崇义金山寺、天虹山镇国寺二处寺庙供养寺院师傅,在赣州市江心寺和崇义金山寺殊胜之地永久供奉着父母的牌位,正好也可拜祭父母灵位。面对双亲神牌,心下不禁得忏悔起来,思之与父母点点滴滴,过往之事历历在目,不禁潸然泪下。

  曾经也因年少而轻狂过,经历过成长期的叛逆,与父母一起生活的日子,难免有鸿沟与摩擦,今日想起来已经追悔莫及了。

  母亲是一位不识字的传统家庭妇女,一辈子只知道勤勤恳恳操持家务,忠于丈夫,上孝父母,下尽心照顾儿女。记得小时候,家族里的二伯母与母亲闹了矛盾,母亲还让子女见了伯母打招呼,不要孩子记仇。告诫子女道:“老牛打架,小牛吃草。大人的事情,小孩家不要掺和。”

  母亲是个很大气的人,无论去谁家里走亲访邻,从来不会空手,总会掂些礼物送给亲戚邻里。即便家中不宽裕,但母亲也会这般行为。这也就影响了我的人生价值取向,我在走向社会之后,学着母亲那样做人,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总会带上家乡的特产,送与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

  小时候受了别人家的孩子欺负,回到家中反要遭到到母亲教训。母亲说:“人家是孤儿,没爹没妈,多么可怜,你不可怜人家,还要和人家打闹。”母亲教导子女要有一颗慈悲之心,善待他人,或许也就等于善待了自己。

  自己年轻时也曾经浮躁过,在十六七岁的两年时间里,感觉自己受过大教育的人,母亲没有念过学不识字,说话总是唠唠叨叨,有时懒得听母亲讲话。自己的无知,把母亲好心好意的教诲当成了耳旁风。回想起来,一发觉得那会儿幼稚极了。

  虽然母亲不识字,但母亲喜欢听广播,记性很好,母亲通过听收音机学到了不少历史名人典故,特别推崇曾国藩的圣贤教育,母亲也在用圣贤之道教育自己的子女,在她的身上可以感触到一句箴言,“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母亲推行传统圣贤的家庭教育,也让我终身为之受益匪浅,我又以传统礼教来教育着下一代人。

  以前,每次回到家里,母亲若是在菜园子里干活,无论是施肥还是浇水,总会甩掉手中的活,赶紧照顾子女弄吃的。母亲把鸡蛋拿出来,问我要煮着吃,还是蒸着吃。直到母亲离世后,再也听不到这般贴心话语。有时随去哥哥家里吃饭,嫂子也会给煮鸡蛋吃,却吃不出母亲给煮鸡蛋的那种味道。

  青春的叛逆,不仅对母亲有,同样对父亲也有过。

  年轻的时候,创业还算顺利,打下了一点经济基础,对外边也借出去了不少。这事让父亲知道了,父亲偷偷砸开柜子,把借条翻找出来,向人家一一讨债,这件事令我非常反感,从那时起,有两年时间很少与父亲说过话。平常给钱的时候,只给妈,不给爸。过了两年时间,那时28岁至30岁,心中才肯原谅父亲。

  我是学过佛学的居士,母亲去世了,当时没有哭,一直给母亲念经回向。直到送母亲出殡的时候,心中如针扎刀砍一般,痛的不得了。拿手狠狠砸向墙壁,哭的分不清东南西北,后来几天时间,哭得也分不清白天黑日。

  父母在,感觉自己还是个孩子。父母不在了,感觉整个靠山没有了。以前经历的酸甜苦辣,所有的苦与痛在今天看来,那都不叫痛苦,真正的痛苦在于亲人的生死离别,阴阳两隔。

  长这么大从来不羡慕别人富贵荣华,倒羡慕他人父母健在。想报答一下亲生父母的机会都没有了。人生漫长也很苦短,活着就是有个盼头,活着就是有个念想。自家父母亲不在了,便把自己的岳父母当成亲爹亲娘赡养,想老人之所想,供老人之所需,似亲生儿女一般行孝。

  我有几个异姓兄弟,他们的父母,我已千里迢迢看望了他们,看到他们其乐融融,心生欢喜,只叹岁月催人老,行孝不能等人。

  如果生命可以重来一次,我依然会选择做父母的儿子,把年轻时的小脾气收住,摒弃华而不实的一面,珍惜与父母相聚的日子。做好当下,让父母感到心安。

  父母不在,但父母的故友尚在,我亦不敢将父母友人忘却。在父母祭日,以及逢年过节,便邀请父母的友人相聚在一起,一顿粗茶淡饭聊表儿女心意。莫要做那人走茶凉,虽然人不在情谊却还在。

  感念父母恩情,永世不忘泽养之恩,愿天国的路,父母安好。

责任编辑:微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