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界

纪实

旗下栏目: 环保 展览 纪实 艺术

山西繁峙:一环保志愿者疑似被打击报复

来源:百灵环保网百家号 发布时间:2019-09-04

  【2018年,百灵环保网因曝光山西繁峙县一企业存在污染问题,随后,网上出现一篇《百灵环保网两名“记者”敲诈勒索企业被抓了!》的文章,百灵环保网针对此文作出回应:《百灵环保网严正声明:本网从来没有“记者”》,并将当地环保局工作人员通话录音在网上曝光,而引起网民广泛关注。

  2019年上半年,当事人王振江在河南出差时,被山西繁峙县警方带走。2019年8月8日,繁峙县人民法院作出(2019)晋字0924刑初41号刑事判决书,当事人王振江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判决作出后,上诉人王振江认为判决书中的“事实”存在很多疑点,强烈要求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繁峙县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

  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不尊重客观事实,主观臆断,故意认定事实错误,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枉法裁判。据此,特向忻州市中级法院请求,依法将上诉人移送至案发地、居住地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民法院或者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管辖,启动排除非法证据程序,重新开庭审理,依法判决上诉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

  一、原审故意认定事实错误

  1、原审认定被告任俊龙、张海军上诉人共同敲诈勒索繁峙县宝山矿业公司,纯属胡编乱造。应认定污染企业和环保局、司法机关个别人同流合污,滥用职权,钓鱼执法。

  宝山矿业公司污染问题, 2018年3月9日,百灵环保网曝光符合法律法规和互联网要求,并不违法。

  2、2018年3月9日,百灵环保网根据举报曝光繁峙县宝山矿业公司污染,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百灵环保网和上诉人,并没有和繁峙县宝山矿业公司于举报前后和该企业联系过。所以,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百灵环保网和上诉人并不存在敲诈勒索的故意和动机。目的是让地方政府和环保部门对企业的污染引起重视。

  3、百灵环保网曝光后,3月10日,繁峙县环保局给百灵环保网编辑部打电话要求删稿等行为,被我(上诉人)拒绝。该电话录音已提交原审法院,并质证认定,因此,足以证明上诉人和百灵环保网没有收受钱物,不存在敲诈勒索的故意和动机,也不像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供述的“四六分成”的事实。

  4、在上诉人拒绝繁峙县环保局出钱删稿行为后,环保局便利用环保法和相关政策法规对环保污染举报者可以进行奖励的规定,再次找到被告人任俊龙支付举报奖金,然后直接回繁峙县报案,却不在原发地榆次报案。这足以证明繁峙县环保局和繁峙县司法机关个别人故意滥用职权与污染企业同流合污,是典型的钓鱼执法,对上诉人和百灵环保网以及被告人、任俊龙进行打击报复。

  5、污染主体是企业,并不是环保局。繁峙县环保局崔志刚队长向被告人任俊龙出示了执法证件,说明崔志刚是职务行为,他代表环保局发给被告人任俊龙的是奖金,而不是任俊龙收取的企业的钱。环保局支付举报人奖励和举报人领取奖励均有法可依。所以,环保局向举报人支付奖励后回当地报案,显然就是打击报复。

  6、被告人任俊龙和百灵环保网只是合作关系,其行为不受百灵环保网指派,对此,任俊龙和百灵环保网签有协议。此证据已经提交原审法院质证。被告人任俊龙也予以承认。百灵环保网对来稿进行审核发布,通过网络举报,原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审稿发稿就是敲诈,简直是笑话。

  二、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敲诈勒索汾阳东辉焦化厂,纯属想象

  1、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在2018年3月24日、25日和原审第一次庭审供述以及任全宝、宋昊颖证言,均承认百灵环保网没有发布东辉焦化厂污染信息。原审却认定了公诉机关移送的所谓补充证据,这是为什么?

  2、任全宝说在石家庄一个饭店旁边的如家酒店房间内给上诉人钱物,而该饭店旁边根本就没有如家酒店。这不是捏造事实吗?上诉人律师将证据提交给法庭,而原审法院却不认定。这不是打击报复吗?

  宝山矿业污染被百灵环保网曝光后,繁峙县环保局欲给上诉人钱删稿,遭到上诉人王振江拒绝之后,他们便去榆次找被告人任俊龙支付环保举报奖金。这个丑陋细节,为什么对证人王栓虎、崔志刚、孙建明只字不提呢?

  证人王栓虎的身份,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均供述其是赤子杂志社记者,繁峙县环保局有他的办公室,他能代表环保局,而环保局崔志刚队长称王栓虎是宝山矿业公司的副总。孙建明称王栓虎是宝山矿业公司企业宣传科长。崔志刚和孙建明还称百灵环保网报道不实。百灵环保网对宝山矿业公司污染曝光符合党中央国务院和环保部的有关政策方针,曝光后,繁峙县环保局对该公司下达了整改通知,公司也及时拿出了整改方案,这怎么能说报道不实呢?百灵环保网是经过工信部和北京公安网管大队等相关部门备案的合法网站。网站曝光后,繁峙县环保局对企业污染情况作了调查并向百灵环保网进行了回复,证实发稿人是拨打12369进行举报,方式完全合法,污染问题属实。

  被告人任俊龙和张海军供述前后矛盾

  任俊龙和张海军均供述两人办的工作证,每人出了1万元,这次补充侦查供述他与百灵环保网没有关系只是借给任俊龙1万元办证。张海军曾供述,其与任俊龙到北京找上诉人王振江办证。现在又供述不认识王振江,任俊龙也供述张海军不认识王振江。

  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两次庭审供述对东辉焦化厂污染拍照后举报,并没有参与东辉焦化厂的任何人见面和处理。张海军只是听被告人任俊龙说东辉焦化厂的污染问题是上诉人处理的。

  被告人任俊龙在发还重新补充侦查时供述称,汾阳东辉焦化厂是他们打电话举报的,有人找过他,他说处理不了,就把稿发给了上诉人王振江发到了网上。而被告任俊龙、张海军和证人任全宝、宋昊颖在2018年庭审供述百灵环保网没有发布。

  被告人任俊龙供述东辉焦化厂给其处理6000元。第一次当庭供述12000元稿费,给被告人张海军稿费5000元,和张海军供述的平均分配不一致。上诉人从未谈起过给其钱的事情,也并没有支付过钱,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上诉人王振江支付任俊龙12000元的证据。

  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均供述上诉人叫他们做的,而被告人任俊龙与百灵环保网合作不到半个月,被告人张海军、任俊龙均供述,张海军根本不认识上诉人王振江。被告人任俊龙未与百灵环保网合作前就有敲诈行为是谁教的?

  左保瑞、王涛提取在2018年11月17日任全宝的手机微信聊天记录和截图,以及发还重审<第三次>补充侦查均不符合法律规定。依据《刑诉法》第54条规定,对该证据应该予以排除。

  综上所述,上诉人王振江与被告人任俊龙没有共同敲诈勒索的证据。针对繁峙县宝山矿业污染百灵环保网曝光的事实,上诉人与被告人任俊龙与百灵环保网早在签订的保证书中约定不能搞新闻敲诈,繁峙县环保局欲拿钱删稿也被上诉人王振江拒绝并做了录音。这些充分证明上诉人王振江没有敲诈勒索的行为。其次,东辉焦化厂唯一的证据就是任全宝的孤证。任全宝所说的支付给上诉人钱的地点又不存在。

  原审法院未查明任全宝使用的身份信息,更未查清支付现金的属性,属于事实不清。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依法不能定罪。

  结合本案,王振江当庭陈述:百灵环保网的理念就是宣传环保,做环保卫士,工作中不接触企业,只是按照《环保保护公众参与法》、《山西省外环境违法行为举报奖励暂行规定》《忻州市城区大气污染综合整治举报奖励办法》等中央及地方的相关法律法规,拨打12369官方举报电话,向当地环保局如实反映情况。张海军和任俊龙的笔录均证实是拨打12369电话,向环保局举报,不与企业接触,即使收取了费用也是环保局给的举报奖励。所以不存在敲诈勒索。

  王振江未参与所谓的“敲诈勒索宝山矿业公司3万元”犯罪活动。同时任俊龙、张海军也是通过合法举报从环保局领取了环保奖金,不存在任何犯罪活动。

  任俊龙、张海军拍摄的企业污染图片以及文字予以曝光完全合法,绝非敲诈勒索。根据环保部《环境保护公众参与办法》第十一条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发现任何单位和个人有污染环境和破坏生态行为的,可以通过信函、传真、电子邮件、12369环保举报热线、政府网站等途径向环境保护主管部门举报。”《山西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暂行办法规定》第四条:“举报人举报环境违法行为可以通过下列任一举报方式:<1>12369举报、信函、传真、电子邮件举报。”。《忻州城区大气污染综合整治举报奖励办法》第七条规定:“有奖举报途径<1>电话举报:忻府区环保局24小时举报热线12369,图片及视频资料以及电子文稿形式发送至xfdqzl@163.com.”由此可见,从环保部到地方政府举报污染的主体为公民、法人等,举报形式也多种多样,并没有局限于某种身份。所以,任俊龙、张海军的举报完全符合有关规定,环保局发放给举报人的奖励金也是有法可依。

  任俊龙、张海军独立开展环保公益活动,在上诉人王振江不知情的情况下,与繁峙县环保局监察大队队长崔志刚等人见面并从其手中领取3万元环保奖励金,完全符合法律规定,依法不构成任何犯罪。

  原审法院认定本案被告人敲诈勒索的对象是宝山矿业公司,而任俊龙、张海军从未接触企业,故不存在敲诈勒索,不构成犯罪。

  纵观本案,通过任俊龙、张海军、王栓虎、崔志刚等人笔录可知,参与环保局协商的人员为任俊龙、张海军、王栓虎、崔志刚、石维。石维峰。他们的身份分别是:任俊龙、张海军为宝山矿业公司污染环境匿名举报人;王栓虎为赤子杂志社员工,在繁峙县环保局有办公室,可以代表环保局<即环保局代表>;崔志刚及石维峰为繁峙县环保局监察大队长,并当场出示工作证。可见,自始至终任俊龙、张海军未接触宝山矿业公司,不存在敲诈勒索行为。

  任俊龙、张海军也在繁峙县环保局监察大队长崔志刚出示执法证件后,领取了3万环保奖金,符合法律规定,不构成犯罪。

  根据环保部《环境保护公众参与办法》第十五条规定:“对保护和改善环境有显著成绩的单位和个人,依法给予奖励。国家鼓励县级以上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推动有关部门社里环境保护有奖举报专项资金。”《山西省环境违法行为奖励暂行规定》第十二条规定:“举报奖励以现金奖励为主要形式。先预受理的环保部门,根据举报人所举报的环境违法行为的性质、内容、情节及处理结果,确定对举报人的奖励数额。”本条的意思是环保部门有权执行确定对举报人的奖金数额。

  本案中,任俊龙、张海军拨打12369举报了宝山矿业公司污染环境的事实,并且繁峙县环保局实地查证属实,向宝山矿业公司下达了限期整改的通知书,证明举报属实,所以环保局对举报人奖励了3万元。崔志刚履行公职,多次申明是举报奖金。任俊龙、张海军是在核实了崔志刚身份后才领取奖金,符合法律规定,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综上,上诉人自始至终仅仅是根据任俊龙、张海军投稿举报审核后发稿举报,完全符合法律规定,依法不构成犯罪。同时2018年3月10日,上诉人彻底拒绝了涉事企业及繁峙县环保局要求处理问题的来电。而且,未参加任俊龙、张海军实施的任何行为(从他俩的供述中可以证实),也未领取环保奖励金,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上诉人王振江与其他2被告不构成共同犯罪,依法不应对其他2被告的行为承担任何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5条规定:“共同犯罪是指2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本案中上诉人王振江与其他2被告不存在共同犯罪的故意也未实施共同犯罪的行为,公诉机关起诉书上指控的2017年12月份、2018年1月份、2018年1月底的犯罪行为,以及2被告张海军、任俊龙的询问笔录均明显显示为其他2被告以中国时讯通讯社记者的身份进行活动,与百灵环保网没有任何关系。更与本案上诉人王振江没有任何关系。上诉人王振江与被告人张海军根本就不认识,且任俊龙也当庭表示其与王振江只是合作关系,非百灵环保网正式工作人员,也不在该网工作,独立开展工作,无需向王振江请示汇报。张海军当庭表示:任俊龙与王振江合作后,从未与王振江联系,不认识王振江。如此来说,何来共同犯罪?所以,王振江不应对2被告的行为承担任何责任,依法不属于共同犯罪。

  公诉机关指控的第四起宝山矿业公司一事,上诉人王振江全程没参与,故不承担任何责任,不构成任何犯罪。

  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五起东魁焦化厂一事,任俊龙、张海军仅仅是撰写污染稿件,对之后的任何情况一概不知,没有参与,撰写举报污染稿件与敲诈勒索没有必然的前后联系,更不构成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如果撰写污染稿件构成敲诈勒索,官方以及自媒体报道污染是否已构成了敲诈勒索?因此,上诉人任俊龙、张海军根本不构成共同犯罪。

  四、原审适用法律错误或曲解法律

  原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处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以在信息网络上发布、删除等方式处理网络信息为由,威胁、要挟他人,索取公司财务,数额较大或者多次实施上述行为的,依据刑法第274条的规定,以敲诈勒索罪定罪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该《解释》新闻发布会中进行了明确。问:第六条规定此类犯罪有哪些具体表现形式?司法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如何正确界定罪与非罪的界限?答:司法实践中,应该注意从两个方面正确界定罪与非罪的界限,是要求行为人必须有主动向被害人、被害单位实施威胁、要挟并索要财物的行为,如果行为人不主动和被害人联系,删帖事宜,未实施威胁、要挟,而是在被害人主动上门请求删帖的情况下,以广告费、赞助费、服务费等其它名医收取被害人费用的,不认定为敲诈勒索罪,更何况环保为了调动全民参与,并在立法规定、举报环境污染有奖,各地方政府也制定了举报环境污染又将的政策和法规。

  而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和上诉人王振江并没有主动合企业联系过,上诉人王振江也没有收过钱物。

  综上所述,上诉人王振江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构成条件,也足以证明原审适用法律错误。

  五、一审开庭前辩护人向一审法院提交书面《排除肥证据申请书》,上诉人也当庭表示申请排除非法证据,而一审法院始终未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始终未对非法证据予以排除,实属程序违法。

  1、上诉人王振江在本案中的全部供述均属公安机关刑讯逼供取得,属于非法证据,应予以排除。

  上诉人王振江因涉嫌敲诈勒索于2018年2月4日被刑事拘留至8月10日之前,侦查人员对王振江共计进行4次讯问,但均未向上诉人王振江出示工作证件,在上诉人王振江多次请求侦查人员亮明身份时,均被回绝。并威胁利诱上诉人王振江,声称:“在繁峙要陪你好好玩玩”等。由此可见,侦查人员的行为违反《刑事诉讼法》第五十条、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百二十一条“严谨刑讯逼供”、《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等相关法律规定。上诉人王振江的所有供述属于侦查人员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收集的,属于非法证据,依法应当排除。

  2、左宝瑞、王涛提取在2018年11月17日任全宝的手机微信聊天记录及截图亦为非法证据,应对予以排除。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程序规定》第五十九条:公安机关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取证据,应当经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开具调取证据通知书。被调取单位、个人应当在通知书上盖章或签字,拒绝盖章或者签字的公安机关应当注明。必要时应当采用录音或者录像等方式固定证据内容及取证过程。第六十三条:物证的照片、录像或者复制品、书证的副本,复制件,应当附有关制作过程及原件、原物存放处的文字说明

  综合本案,侦查人员、左宝瑞、王涛提取在2018年11月17日任全宝的手机聊天微信记录以及截图时,首先,未经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卷中未发现文件),其次,未采用录音或录像等方式固定证据内容及取证过程,无法确保提取证据的真实性和取证过程的合法性。最后,侦查人员提取电子数据的复印件时,仅制作简单的提取证明,未附有关制作过程及原件、原物存放处的文字说明,并且提取的手机微信图片缺少物品持有人签名,更无法保证其提取证明的真实性和取证过程的合法性。其中公安机关提取物证的行为完全不符合法定程序,严重影响司法公正,且无法进行补正,属于非法证据,理应予以排除。

  3、本案发还重审,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违背法律规定,应属非法证据。因本案在起诉前已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两次。况且,这次补充侦查两个半月严重违背法律规定属非法证据应依法排除。

  原审开庭前辩护人向原审法院提交书面《排除非法证据申请书》并在申请书中明确提出排除非法证据的名称、理由、线索材料等,且庭审中上诉人辩护人也当庭表示申请排除非法证据,而原审法庭始终未对侦查机关刑讯逼供获取的上诉人的证据予以排除,其行为严重侵犯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实属程序严重违法。

  六、程序严重违法

  1、根据《刑诉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法院管辖。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审判更适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

  原审开庭前辩护人向原一审法院均提交了书面“刑事管辖权异议申请书”,上诉人在原一审庭前会议以及原一审和原审庭中的管辖权提出异议,请求原一审法院对管辖权异议申请作出书面答复,而原一审法院仅仅在庭审中表示对管辖权异议申请予以口头驳回。这次原审口头驳回的理由是:中级人民法院发还重审,这就说明有管辖权。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严重侵害了上诉人王振江的合法权益,实属程序违法。

  开庭前针对繁峙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事实和原审判决可知,涉及上诉人王振江仅具有两项事实。首先,针对第一次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涉嫌敲诈勒索繁峙县宝山矿业公司3万元事实部分,上诉人王振江对此始终不知情,且全程均未参与,未拨打12369电话,未接触企业和繁峙县环保局。而且,被告人任俊龙2018年3月7日才和百灵环保网签订了保证书。其中,约定发稿不能违反法律规定和互联网规定,不能搞新闻敲诈等。3月10日,繁峙县环保局欲出钱删稿,被上诉人王振江拒绝,然后繁峙县环保局当日又去找被告人任俊龙支付其举报奖金。该奖金也并没有给上诉人王振江分成。这就足以证明,上诉人王振江在主观上没有敲诈勒索的故意和动机,客观上没有敲诈勒索的行为。更不可能与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存在犯罪故意实施敲诈勒索行为。

  其次,针对第二次上诉人王振江涉嫌敲诈勒索汾阳东辉焦化厂4万元事实部分,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仅是对东辉焦化厂拍照,对后续过程一无所知,不存在共同犯罪的故意。依据《刑诉法》第二十四条规定,上诉人王振江涉嫌敲诈勒索的地址为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即本案具备管辖权的法院仅是犯罪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或上诉人王振江居住地的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管辖。

  至于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涉嫌敲诈勒索繁峙县宝山矿业公司3万元,案发地应是山西省榆次区并不是繁峙县,因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对繁峙县宝山矿业公司污染拍摄举报和网上进一步曝光举报已完成,并没有联系过宝山矿业公司,同时,被告人任俊龙对举报行为已失去控制,环保局是否对宝山矿业公司污染治理和处罚等,以及其它媒体转载和删稿的权利,然后被告人任俊龙已失去控制,繁峙县环保局又到榆次区商议给付环保奖金。依据《刑诉法》第二十四条规定,被告人任俊龙、张海军涉嫌敲诈勒索的犯罪地为山西省榆次区,即管辖权的法院仅是犯罪地山西省榆次区。这就充分证明原审法院不移送管辖权法院审理是利益集团和污染企业、繁峙县环保局、司法机关个别人滥用职权、钓鱼执法,故意打击报复环保志愿者。

  2、根据《刑诉法》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可以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也可以自行侦查。补充侦查以两次为限。对于两次补充侦查的案件,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作出不起诉的决定,而本案在起诉前已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两次。在本案发还重审,而原审法院于2019年4月21日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显然违背了《刑诉法》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并没有法律规定发还重审可以退回公安机关或检察院进行补充侦查。

  2、依据《刑诉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一百九十八条第2项的规定延伸审理的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在一个月内补充侦查完毕,而公诉机关(检察院)把发还重审的本案第三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历经两个月,不知原审法院执行的哪家法律,其行为严重损害了司法机关的形象,反而证明了原审法院地方化、行政化色彩依然存在,甚至发挥着重要影响,客观上为司法权滥用提供了机会。就像原审法院称:主管领导和审判委员会不同意,难道主管领导和审判委员会就大于法律吗?是审权与判权的分离,造成司法权滥用制造冤假错案。

  七、繁峙县司法机关个别人滥用职权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打击环保志愿者

  1、本案是污染企业与繁峙县环保局及司法机关个别人同流合污对环保志愿者采取的钓鱼执法。

  2、侦查机关不是在办案,左宝瑞队长称:我们几个陪你(上诉人王振江)好好玩玩,因你王振江(上诉人)有本事发稿能找律师发函告状,我们非把百灵环保网服务器端掉等。扣押上诉人的财物至今也没有移送法院,也不返还上诉人。

  3、在原一审庭前会议上上诉人王振江问:审判长驳回管辖权异议书不准上诉,能否提供法律依据,而公诉人却说没有普法的义务。试问:司法机关没有普法义务,难道老百姓有普法义务吗?

  4、依据《刑诉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在审判过程中被告人可以拒绝辩护人继续为他辩护,也可以另行委托辩护人辩护。而本案起诉到法院不到一个月又没有超审限期,上诉人王振江申请延期审理,更换律师,而原审审判长说:不行,继续开庭,理由是主要领导和审判委员会不同意。本案2018年12月25日开庭一天,26日核对笔录签字,29日作出判决,当日就对上诉人宣判。试问:开完庭两天时间能否写出审理报告和合议庭评议,提交审判委员会研究后写判决,原审办案水平效益高,还是在开庭前就作出判决了,开庭只是走个形式而言呢?

  5、本案原审开庭时上诉人王振江提出证据质证等,而审判员说:你律师早把证据复印了,没有让你看?上诉人王振江说:没有。而审判员却说是你的律师失职等。根据法律规定,未经审判证据内容不得向当事人透露。不知原一审法官什么意思?是不懂法吗?

  6、本案发还重审裁定于2019年3月22日送达上诉人王振江,而本案7月19日开庭历经4个月。更令人痛心的是,本案在检察院未起诉前已经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两次,法律规定补充侦查两次为限,而本案发还重审于2019年4月21日第三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历经两个半月。根据法律规定补充侦查一个月为限。可原审法院审判长称其根据中级人民法院发还提纲,要求检察院补充侦查的。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纯属拿法律当儿戏。

  综上所述,上诉人王振江主观上并没有非法强索他人财物和非法占有的犯罪故意,客观上始终未参与公诉机关指控的所谓敲诈勒索行为,也不符合敲诈勒索的犯罪构成要件,与其它被告不构成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上诉人(被告人)王振江的涉案事实完全达不到《刑法》要求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而原审法院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剥夺上诉人王振江对管辖权异议的上诉权,对上诉人及辩护人提出的非法证据的排除申请,始终未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却对非法证据予以采纳,实属程序严重违法。

  因原审法院不尊重客观事实、主观臆断、随心所欲,明知上诉人王振江无罪故意枉法判决,以达到长期对上诉人王振江(环保志愿者)羁押打击为目的。据此,恳请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能够客观审查本案,正确认定案件事实,准确适用法律,依法改判上诉人王振江无罪,以防造成不可挽回的冤假错案。

  上诉人 王振江

  2019年8月15日
(来源地址:http://baijiahao.baidu.com/builder/preview/s?id=1643566022438879598  百灵环保网百家号)

责任编辑:微公益